CN
EN

行者の喵

秋韵初拾

2016-09-01

一年中大约有两个时段最讨人欢喜,一个是清明前后,万物洁齐,一切都显示出气象景明之态。另外一个则是秋分前后的一段时间,就好比当下的时光,天高云淡,和煦的秋风穿窗而过,虽然酷夏难消,终究也在它的吹拂下变得气清和爽。
秋·云
“白云升远岫,摇曳入晴空。乘化随舒卷,无心任始终。欲销仍带日,将断更因风。势薄飞难定,天高色易穷。”秋天的云彩像是一副漫不经心的大师作品,海蓝色的天空偶尔在天边边角处徘徊着一小堆白云,整洁的天空则像是一块上了颜色的底布,头顶上不时慢悠悠晃过的飞机在上面涂鸦着。有时候,它们成排地出现,但即便整齐如田垄也有海浪般的肆意,秋天的云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潇洒意蕴。
秋·林
南方的老家,最多的便是杉树、槐树之类的林木。槐树的树叶细致精巧,从春的嫩绿到夏的葱绿再到初秋时、间杂着深绿浅黄的色彩,阳光在它的枝叶上走,微风轻拂,一点点金灿灿的斑点投影到地面上,仿佛璀璨晶亮的宝石,又似跳来跳去的精灵。这时候,你若拾起掉落在地面上的一片叶子夹进老的诗集中,等到下次再翻开时,兴许还能闻见初秋的清香。
秋风阵阵,时缓时急,吹动杉树向群山发出“呼呼”的声响,这声音全然没有北风那种凛冽的味道,而多出了一份舒展的意味。南方的低矮山丘到处都是这种杉树,有它们在的地方总是很热闹,兴许秋天太安静了,如果没有这些爱热闹的树,只怕会让人觉得太苍凉、太冷清。
秋·实
“新枣未全赤,晚瓜有馀馨”,初秋的果子,不似晚秋时节那样硕果金黄,它们大多数还未完全成熟、如青枣、柿子、橘子、石榴等,果皮大多还是青色的,但内里的生命已经开始酝酿一场华美的蜕变,也许再等下过一场秋雨、再等吹过一阵秋风后它们就会换上华美的衣裳,如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,诱人的魅力正在体内潜滋暗长,美的惊心动魄却不自知。
秋·风
“不觉初秋夜渐长,清风习习重凄凉。炎炎暑退茅斋静,阶下丛莎有露光。”秋天的风有着比春风还意蕴绵长的手掌,它带着秋天特有的凉意,暗藏着夏日未散尽的余韵,向你迎面吹来,清新又温柔,直让人沉醉欲睡。
 
 
与秋天的相遇似乎就在一瞬之间,每一年似乎都有这么一天,明明是重逢,却感觉是初遇,只因为初秋太美,空晴云轻,让人心旷神怡。伫立于这秋天的大地上,人感觉越来越轻、心也越来越宁,连风里吹来的都是沁人心脾的秋之味道,它无依无傍,霎然而至,天地万物似乎都与我同在,意趣横生,妙不可言。